晋江:一座城的坚守与匠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0 17:51

编者按

晋江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这座县级市以福建省二百分之一的面积创造了全省十六分之一的GDP。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时,6年间7次去晋江调研,2002年亲自总结提炼了“晋江经验”:“六个始终坚持”和“处理好五大关系”。 16年间,“晋江经验”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创新,走出了一条全面发展的新型工业化城镇化道路。

晋江:一座城的坚守与匠心

16年后再次挖掘总结“晋江经验”,对于转型升级中的中国经济意义深远。从富起来到强起来,什么是发展中必须坚持的?什么是应该扬弃的?这些都需要在实践中探索,需要在深化改革开放中找寻答案。

8亿双鞋换一架波音飞机,这样的数据,常被人用来说明中国经济转型之痛。然而有这样一座城,在一些地方开始动摇,去实向虚的时候,始终咬定实体经济不放松,把一双鞋、一件衣做到极致,把传统产业做出了高端品质,也走出了一条县域经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的道路。

这座城就是地处闽南的晋江——一座210万人口的县级市。

2002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在晋江市调研后,亲自提炼总结了“晋江经验”。他指出,“晋江经验”是地方主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积极实践,晋江也在长期探索中成为泉州乃至福建全省加快改革发展、全面发展的标杆。

如今16年过去了,“晋江经验”在实践中不断创新丰富。2017年,晋江全市生产总值(GDP)1981.5亿元,是1978年的1366倍,是2002年的7.2倍、2012年的1.6倍。经济总量连续24年位居福建省县域首位,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连续17届位居全国57位。晋江这座县级市以福建省二百分之一的面积创造了全省十六分之一的GDP。

咬定实体经济不放松

晋江地处福建东南部,面积只有649平方公里。改革开放前是出了名的穷县,1978年全县GDP仅1.45亿元。许多人回忆起当年,最深刻的印象是“地瓜稀饭”。

1978年,改革的春风一夜间吹遍了神州大地。闽南人天生的经商头脑,特别是“爱拼敢赢”的性格,让这块土地很快焕发了生机。

从“三闲”(闲资、闲房、闲人)起步,晋江的乡村经济风生水起。但1985年的假药案,给刚起步的晋江经济当头一棒。痛定思痛,晋江市开始大力抓诚信建设、提升产品质量。为了给晋江产品“正名”,他们还办起了晋江名特优产品展销会,第一站选的就是北京的国贸。许多人就是从这个展销会上第一次知道,自己穿的鞋、用的伞、衣服上的拉链原来都产自一个不知名的小县——晋江。

1992年晋江撤县设市,当时晋江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排在全国第五位,全国中小城市投资潜力百强县第三位。晋江市开始推动质量兴市、立市,大力开展驰名商标的建设。从1978年到2001年,经济年均增速达到26.16%。

当时在福建工作的习近平同志非常关注晋江的发展,从1996年到2002年,6年间7次去晋江调研,并提炼总结了“晋江经验”——“六个始终坚持”和“处理好五大关系”:始终坚持以发展社会生产力为改革和发展的根本方向,始终坚持以市场为导向发展经济,始终坚持在顽强拼搏中取胜,始终坚持以诚信促进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始终坚持立足本地优势和选择符合自身条件的最佳方式加快经济发展,始终坚持加强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引导和服务;处理好有形通道和无形通道的关系,处理好发展中小企业和大企业之间的关系,处理好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传统产业的关系,处理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关系,处理好发展市场经济与建设新型服务型政府之间的关系。

实体经济要壮大,光埋头生产不行,必须要有自己的品牌。2000年前后,晋江开始了创牌运动,有人称之为晋江制造2.0时期。晋江的体育产业开始抢滩央视体育频道,一时间只要看体育节目就能看到晋江品牌的广告。有人把体育频道戏称为“晋江频道”。

2001年4月20日,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参观第三届中国(晋江)国际鞋业博览会,开馆仪式后,他来到安踏展馆。当时安踏成立9年,只生产运动鞋。习近平听完介绍,对企业发展提了三点要求:把好质量关,创出自己的品牌,要有自己的创新产品。时至今日,安踏体育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仍感到这一幕仿佛就在昨天。

就在这一年,安踏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专卖店,开始了大规模全国性品牌推广计划。2002年,安踏荣获了中国体育用品界运动鞋类民营企业第一个“中国驰名商标”。

在打造品牌的同时,晋江市政府强调“资本运作,两翼齐飞”。晋江市发改局副局长李文宏说,资本运作,主要以推动企业上市为纽带,为此,晋江市专门成立了上市办。目前,当地的上市企业已达46家,成为全国拥有上市企业最多的地方之一。“晋江板块”也成为资本市场上靓丽的风景。

如今,恒安、安踏、七匹狼、九牧王等知名品牌正在走向国际化。晋江已成为著名的品牌之都,拥有国家体育产业基地、中国鞋都、世界茄克之都等14个区域产业品牌,持有中国驰名商标42枚。

航船有了压舱石,吃水就深,航行就稳。经济发展亦如此。晋江经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咬定实体经济不放松。李文宏把这归结为“路径的选择”。因为找对了方向,先行一步,晋江经济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新常态下的坚守与责任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到了2010年,中国经济长年积淀下的矛盾日渐凸显。一方面经济进入下行周期;一方面出口下滑,劳动力成本上升,人口红利消失;一方面前期刺激政策进入消化期。

本就利润微薄的传统产业举步维艰。“是转战其他领域,还是坚守?”成了摆在晋江人面前的一道选择题。

信泰集团执行董事许金泰回忆,当时的鞋材同质化太严重,产品卖不动。最难的时候,父亲从创业起家的机械厂挪了几百万元救急,他们才渡过了难关。

一直“高歌猛进”的安踏也陷入了困境。2011年年底,北京奥运会周期结束,体育产业迅速转冷。加之此前各品牌大规模开店,市场供大于求,库存危机爆发。高峰时,安踏、李宁、特步、361°、匹克5家运动品牌存货总量超过30亿元。

在实体经济遭遇困难的时候,房地产、金融等赚快钱的机会不断涌来。但晋江人没有犹豫:压力增大,不退缩;诱惑袭来,不眼红。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说:“实体经济是晋江发展的命根子、看家宝。”

在忍痛关闭了大量门店后,安踏开始全面转型,由品牌批发转向品牌零售,并就此柳暗花明。2017年,安踏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运动品牌。

“不忘初心,精益求精,把品牌做大做强。”盼盼食品集团董事长蔡金??这样评价当年的坚守。也是在这个时期,一些“创一代”到了“交班”的时候。与父辈没有太多文化、从底层开始打拼不同,“创二代”们基本都受过高等教育。但在接班这件事上,晋江的“创二代”们格外“传统”。

恒丰(福建)化纤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洪炳煌是90后,也是“创二代”。洪炳煌读MBA时,同学家里做金融的、互联网的都有。问到他时,他说,“我家里是做棉花的。”

“其实恒丰做的是喷胶棉、纺丝棉等服装辅料,说出来别人可能也不懂。”但是说到接父亲的班,他从来没有犹豫过。“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在他看来坚守就是一种责任。

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越是关键时期,政府引领越要发挥作用。“始终坚持加强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引导和服务”这条经验,在晋江一届届政府手中传承创新。他们探索“搭建第三方平台,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模式带动传统产业转型,以保证政府服务企业既到位,又不越位。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晋江院(以下简称“晋江院”)就是这样的尝试。

2013年晋江院挂牌。两年后,他们不仅给鞋业升级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而且年产值过千万元。

2015年,晋江一家企业出口欧美市场20万双鞋,结果全被退回来了,因为每双鞋的鞋面上都有一块指甲盖大的黑硬块。鞋厂找到晋江院求助。检测人员检测后,怀疑是干燥剂的问题。他们用仪器模拟航海环境,对鞋和干燥剂进行测试。终于找到了病根儿:鞋材和干燥剂发生反应,出了问题。当时整个行业都在降成本,能省就省,干燥剂往往用最便宜的,但没想到,就是小小的干燥剂出了问题。这也给企业上了一课,降成本不能乱来。

晋江院院长王文琪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晋江鞋的鞋底不耐折。2016年,晋江院专门立项,研究鞋底的配料体系,告诉大家,标准的临界点在哪儿。过了界,产品质量就要出问题了。这相当于把质量把关前移了,从根本上帮助企业降成本不降质量。

类似的公共服务平台,还有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晋江分院等。这种机制上的创新,给晋江传统产业注入了科技动能,也成为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实体经济振兴的抓手。

如今,晋江规模以上工业产值突破4000亿元,已有7个超百亿元产业集群(包括制鞋、纺织服装、建材陶瓷、食品饮料、装备制造、纸制品、新材料),其中制鞋、纺织服装产业产值均超千亿元。

2017年,盼盼食品集团董事长蔡金??带着一个土豆上了电视。在他看来,小土豆展示了他们20多年来的创新与努力。“盼盼在土豆产品方面的专利达到了17项,其中作为世界首创达到了8~9个产品,现在可以做世界上最薄的薯片。”

事实上,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科技赋能传统产业,以创新求发展”成为企业的信条。作为国内最大的妇女卫生巾和婴儿纸尿裤生产企业,恒安集团开始打造新型生活用品智能化生产基地。生产智能化以后,次品率从原来的3%降到1%多点,而用工人数却大大减少。原来用工最多的包装环节,人工成本降了70%。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研发投入占到产值的5%,几乎成了一个不成文的标准。2017年,安踏集团的研发创新投入占比达5.7%。信泰集团研发人员超过十分之一,每年研发的投入占到了产值的6%~7%。

九牧厨卫董事长林孝发说,现在九牧有1万多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就有2000多名。“过去企业比批了多少亩土地,建了多少工厂,现在大家比的是研发投入、设计投入。”

高科技正成为晋江制造的新标签

传统产业长盛不衰,成了晋江实体经济发展的压舱石,筑牢这个压舱石,再大的风雨也能扛过。但要从富起来到强起来,不能独臂擎天,低端锁定。

晋江经验里重要的一条是“处理好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传统产业的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有一个形象比喻:如果高新技术产业是冰山露出海面的那一小部分,那么传统产业就是在海面之下的庞大冰体。如果没有海面之下庞大冰体作基础和支撑,那露出海面的一小部分也将沉入海底;而没有露出海面的高新技术产业,传统产业就会浮出海面而逐渐消融。

晋江怎么实现发展新旧动能的转换?如何在保持传统优势的同时培养自己的“高科技生产极”?

晋江把目光瞄准到石墨烯、集成电路等高端产业。

“你们不是做鞋的吗?怎么搞起石墨烯来了?”国家某部的一位同志曾不解地问。其实晋江发展石墨烯产业并非心血来潮。他们看好的不只是石墨烯这种新型材料的巨大潜力,还有和传统产业结合的势能。

在福建海峡石墨烯产业技术研究院里,一双灰色的跑鞋,吸引着人们的目光。院长许志指着这双鞋说,目前世界知名品牌的轻型跑鞋每只重量在200克以上,而这款石墨烯跑鞋,重量只有120克,相当于一包方便面的重量。石墨烯空气净化器、石墨烯橡胶……他们在将石墨烯与晋江传统产业结合上,渐入佳境。

在发展高科技产业的过程中,晋江市非常注重“规划引领”。晋江市副市长王文晖说,2014年,集成电路产业上升到国家高度。2016年晋江决定以全市之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为此,他们专门编制了《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规划纲要》作为行动指南。希望挑战千亿元产业,再造千亿集群。目前他们联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设立了总规模500亿元的安芯基金。涵盖集成电路产业链各个环节,总投资600亿元,全产业链生态圈雏形逐步呈现。其中晋华存储器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一期计划投资370亿元,将于今年9月投产。

高科技正在成为晋江制造的新标签。晋江经验也在创新中发展,这座“爱拼敢赢”的城正在续写改革开放的新篇章。

(作者:潘圆 宁迪 张曼玉)

(责编:向玺如(实习生)、申亚欣)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